夢境遊行

年 更 选 手

P1气呼呼的小小橘/P2吃甜甜圈的小小尤

*心血来潮画个渣渣画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传

*姿势均有参考

唠叨时间到

闲着把自己写过的东西翻了个遍,发现自己还真写了挺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还挖了几个坑没填,还发现我这个用渣渣文笔写的几篇文下面居然还有神仙太太的留言,现在看很是感激呀。

想着也填一下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了,《等君来》或者《原谅我有些笨拙的喜欢》,你们要是还想看的话评论一下,我看到了就努力试着把他们填完,不然就让它坑着了……

*希望以后能收获更多评论(虽然八月份开始就要鸽很久了)

*还有我怀疑你们关注我就只是为了看儿童文学!我其实是个纯情写手来着(……)

*以及置顶又被我翻新了一遍 欢迎去避雷

【长得俊】把月亮关掉

*是香蕉娱乐练习生时期的故事





––


折磨人的高强度训练终于结束,尤长靖累得瘫倒在地没有力气起来,陆定昊将一包纸巾丢到尤长靖身上。


尤长靖懒洋洋地抽出一张纸巾摊开盖在自己的额头上,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靠坐在镜子旁的林彦俊。林彦俊的额头也全是汗,鼻尖下巴还挂着几滴汗水,他闭着眼睛,不知道是困了还是在思考人生。


大概是困了吧,毕竟昨晚也没怎么睡好,尤长靖正盯着林彦俊胡思乱想,被忽然睁开眼的他抓了个正着,对方扬了下眉毛,无声询问。尤长靖爬起来挪到林彦俊身边,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林彦俊。


林彦俊没接,只直勾勾地看着尤长靖。


尤长靖看他这样就懂了,于是他又向林彦俊挪进了一点,摊开纸巾仔仔细细帮他把脸上的汗都擦干净。


“你要不要喝水?”林彦俊站起来,问仰起头看他的尤长靖。


“要冷的。”


“温的,不然你要拉肚子。”


“好啦。”


林彦俊丢下一句“等我”就潇洒离开。


待林彦俊离开后,围观了尤长靖帮林彦俊擦汗的全过程的林超泽才敢酸溜溜地开口,“哎哟喂尤长靖,怎么不见你也帮我擦一下汗?”


尤长靖瞟了他一眼,“你们不一样啦。”


林超泽闻言气结,“怎么就不一样啦?都是姓林的,他林彦俊就行,我林超泽就不行?你忘了你前天还说我是你的小宝贝吗?”


坐在旁边的陆定昊拍拍林超泽的肩,“你不懂,小宝贝可以有很多个……”


尤长靖接下话头,“但林彦俊只有一个呀。”





大概是天气晴朗的缘故,今晚的月亮比往日的都要亮,连带着周围的星星也一并点亮,布满了整个夜空,尤长靖林彦俊一行人从公司走出来,准备回宿舍。


尤长靖手里还拿着林彦俊装温水的塑料杯子,里面的水已经被喝光了,被尤长靖捏住时不时发出一声响,他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热闹的大排档,眼里流露出一点渴望,晚上吃的减肥餐早就在训练中消耗完了,现在肚子空空,什么也没有。


“好饿啊,好想吃宵夜喔。”


走在前面的陆定昊闻言回过头,“吃一顿胖十斤,尤长靖我看你是又想被老师训了是吧?”


林超泽在旁边帮腔,“到时又罚你水煮青菜吃一个月我看你要怎么办。”


尤长靖有些委屈,“我只是说一下欸。”


陆定昊还想说些什么,看到林彦俊和善的眼神后只好吞下已经溜到嘴边的话,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转过头,拉起林超泽的手迅速往前走了两步。


林彦俊让尤长靖站在原地等他,然后进了路旁的一家便利店,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杯酸奶,他直接把酸奶塞进尤长靖手里,“喝吧。”


尤长靖有点纠结,“这样是不是不太好……”


林彦俊又拿过尤长靖手里的酸奶,帮他直接把吸管插了上去,然后举到尤长靖嘴边,“你不要等下饿到昏过去。”


尤长靖这才接过酸奶,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。





林超泽和陆定昊早就没了影子,剩下两个人溜溜达达地走到宿舍门口。尤长靖是真饿了,连酸奶盖都没放过,林彦俊看他认认真真舔酸奶盖的模样,情不自禁咧开嘴。


怎么会那么可爱。


有些人无论做什么都会让人觉得可爱,比如尤长靖。林彦俊有时怀疑,尤长靖的基因里是不是全刻着可爱两个字,才让他的一举一动都会那么可爱。


说来又有点土,尤长靖就像是碳酸汽水,随便晃一下都会可爱得冒泡。


尤长靖丢完垃圾回过身,林彦俊就站在不远处的台阶等他,月光透过繁密的枝叶投下一大片斑驳的树影,尤长靖看不清林彦俊的脸,但他感觉到他好像在笑,于是他走近两步确认,“你在笑什么?”


林彦俊跳下台阶往前走,“你刚刚舔酸奶盖,有点好笑。”


“喂!”尤长靖拍了他一巴掌,然后又有点担忧道:“真的很好笑吗?”


“骗你的,”林彦俊在宿舍门口站定,认真地对他说:“很可爱才是真的。”






先洗过澡的尤长靖坐在床上,有些心不在焉地用毛巾擦着头发,脑袋里一直都在回想林彦俊在宿舍门口对他说的话。


他承认那一瞬间他心跳加快了,仅仅是林彦俊一句辨不了真假的话,就让他的心轻飘飘,浮在空中不上又不下。他真的觉得我可爱吗?尤长靖提不起勇气问他,干脆先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放空自己。


林彦俊从浴室出来,看到尤长靖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团,他有些好笑地掀起被子的一角,说尤长靖你不闷吗?


尤长靖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,说不闷。


林彦俊捻起尤长靖的一缕头发,指尖感觉到了一点湿意,“干嘛不吹头发?”


“不想动。”


于是林彦俊拿起桌上的吹风机,把插头插上后朝尤长靖招招手。


这不是林彦俊第一次帮他吹头发,有好几次他们闹别扭,林彦俊都是以这种方式服软,但这次不同,没有了服软的意味,剩下的全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。林彦俊轻轻撩动发丝的手不经意划过耳边,还偶尔停留在尤长靖的后颈上,都让尤长靖不由自主地颤栗。


他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发现,他的心门已经被林彦俊这头小鹿撞开了。


尤长靖这边心跳如擂鼓,林彦俊这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
掌心每次拂过尤长靖稍微有些卷的头发,都会带来一阵瘙痒,不是痒在掌心,而是心里,积攒着就快要爆发,可又怕吓到这罐碳酸汽水一个不小心把他溅了个灰头土脸,只好一忍再忍。


两人各自怀着异样又一样的心情钻进被窝。






尤长靖罕见的没有睡着,翻来覆去也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好让他入睡。


林彦俊睁开眼,看着试图把自己蜷缩成一只熟虾姿势的尤长靖问:“你是黑咖啡喝太多喔?”


尤长靖眨着大眼睛,“欸,我今天没有喝黑咖啡喔,是因为……月亮太亮了,晃得我睡不着。”


尤长靖当然知道是让他睡不着的元凶是谁,只不过不舍得怪他,只好把罪名推到无辜的月亮身上。


林彦俊看了眼窗外,月亮正明晃晃地挂在空中,是挺亮的,他知道尤长靖有光睡不着,可眼下能有什么办法才能让月亮不那么亮?


“那怎么办?”


“把月亮关掉吧,林彦俊。”


“把月亮关掉的话,星星们也都不亮了。”林彦俊看向尤长靖,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盖住了尤长靖的双眼,“那就勉为其难一下,关上你心灵的窗户吧。”


“可是这样我就看不到你了欸。”尤长靖抚上遮住他眼睛的手,温热的触感让他的心跳又再次加速。


但你可以感觉到我啊。


林彦俊壮着胆子向尤长靖靠近,两人距离慢慢减少,呼吸也逐渐急促。


那我要怎样,才能感觉到你?


尤长靖喉咙艰涩,他好像预料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,紧张得快要呼吸困难。


那是一个略带凉意的吻,带着点残留的牙膏的薄荷味道。


林彦俊松开盖在尤长靖双眼的手,和他鼻尖碰鼻尖,说我没办法把月亮关掉,只好出此下策,保你睡眠质量。


“才不是月亮的问题,是你啊。”


“所以我是你失眠的关键吗?”


“是我今后酣睡的良药。”



–––



【长得俊】小小尤饲养日常3.1—填饱小小尤的肚子才是第一重要的事啊

*又名奶爸升级日常

*再名饲养小猪猪日常(划掉)

——————


最近小小尤的饭量越来越大,开始时刚好一碗小饭碗的量就能把他喂得饱饱的,现在是吃了一碗半不够,还要举着小饭碗主动要求再添半碗。

一开始林彦俊怀疑小小尤肚肚长虫了,担心了一晚后决定戴上口罩墨镜亲自带小小尤去看医生。结果不仅被路边热心大妈误会成偷小孩的,被追着揍不说,还差点被扭送警察局,这可谓是林彦俊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之一。

所幸小小尤肚肚没长虫,医生说只是小孩子发育较快,所以饭量也会有所增长。

林彦俊站在床边看着已经睡成猪猪的尤长靖,觉得自己的厨艺技能也要跟着小小尤的饭量升级才行,于是一拍手决定明天就开始学习做饭。

但是现在,先抱着猪猪睡一觉再说!






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,给昏暗的房间带来一点朦胧的光亮。

躺在林彦俊怀里的小小尤睁开了眼睛,似醒未醒,过了半晌才哼哼唧唧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坐了起来。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林彦俊,果断伸出一只小胖手捏住了他的鼻子。

“橘橘呐~起床辣!”

林彦俊在睡梦中逐渐感觉到呼吸不畅,睁开眼发现作恶的人是小小尤,气得直接照小小尤的小肉脸就是一顿搓,“尤长靖,扰人清梦是要被打屁股的!”

小小尤被搓得呜呜地叫,两只小肉手盖在林彦俊放在他脸上的两只手上,撒娇似的让林彦俊不要再搓自己的小肉脸。待林彦俊停下才断断续续地说:“太阳公公……晒……晒屁屁呢!橘橘是猪猪!睡辣么久!”

“尤长靖才是猪猪,是小香猪。”

“橘橘是小笨猪!”小小尤气哼哼地捏住林彦俊的脸,嘴巴撅得都能挂酱油瓶。

林彦俊也不逗他了,一把抱起他进浴室洗漱,一边刷牙一边问小小尤,“午饭想吃什么菜?我给你做。”

小小尤把牙刷从嘴里拿出来,一只手捂住嘴做惊讶状,“呜哇——橘橘要做菜菜喔!”

小小尤知道林彦俊除了会料理一些简单的早餐之外,几乎很少做正餐,听到林彦俊主动说要给自己做菜时,高兴得不得了。

“尤尤……尤尤想吃那个!鱼……鱼又……ge?”小小尤说不出那个字的读音,苦恼地挠了挠脸。

“鱼肉羹吗?莹莹姐经常给你做的那个?”林彦俊拧干毛巾,仔细地擦着小小尤的脸。

“嗯!鱼又ge……羹,好次!”

“那我中午就试着做一下好了。”

“好耶!”





“鱼肉放入锅中蒸十二分钟,再仔细将所有鱼刺挑出……”林彦俊看着手机里的鱼肉羹做法,小心地把鱼肉放进锅里,倒上水再拧开火,最后盖上锅盖,静静等十二分钟。

小小尤则坐在餐桌旁用手撑住下巴,看林彦俊手忙脚乱地调拌鱼肉用的酱汁,大声道:“橘橘呐——!”

“干嘛!”

“好饿辣!”

“再等一下啦!”

“好叭——快点点辣!”

林彦俊这边刚揭开锅,冒出的热气烫得他缩了一下。他试探性地摸了几下盛着鱼的碟子滚烫的边缘,然后一鼓作气从锅里拿出来,烫得他忍不住嘶了一声。

接下来是挑鱼刺,林彦俊买的是鳕鱼,骨头很少,所以很快就挑完,再用勺子把鱼肉压成泥,最后淋上他用心调过的酱汁搅拌完成后,林彦俊精心制作的鱼肉羹终于完成了!

小小尤肚肚都要饿扁,看到林彦俊端着鱼肉羹出来高兴地在儿童椅上扭来扭去,在接过林彦俊递过来的勺子后就迫不及待的舀了一大勺,哧呼哧呼地吹了好几下就啊呜一口吃了进去。

“怎么样,还可以吧?”

小小尤噘着嘴吧唧吧唧地嚼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像个美食家一样在认真品尝,过了好一会儿才道:“好次!但是咸咸……”

林彦俊立刻给他喂了好几口水,“抱歉酱汁调太咸了,下次会改进的。”

小小尤交叉手,装成大人一般瓮声瓮气道:“要继续努力鸭!”说完又舀了满满一勺塞进嘴嚼,满足地双手摸住自己的脸颊。

“好——”林彦俊探过身啵了一口小小尤的额头,勾着嘴角转过身去收拾厨房了。



【长得俊】小小尤饲养日常—啊这个猫耳朵和猫尾巴是怎么回事我的尤尤变成了猫咪啊!!!

*标题占了三大行


*养崽时间到


*不打tag因为写的太烂/大概会删掉




“橘橘,补要再碎觉觉呐!”


“啊痛死了!”


林彦俊被小小尤天降巴掌一掌拍醒,一睁眼就看到小小尤头上的两只猫耳朵,小小尤摸着自己的屁股对他说:“尤尤屁屁痛痛!”


林彦俊来不及惊讶,立刻大手一捞把小小尤捞进怀里上下检查一番,发现是尾巴被裤子束缚住了,但是要把尾巴弄出来的话,小小尤的小屁股都得露半个,林彦俊也想不到其他法子,只好动手将小小尤的裤子剪了个小洞,好让尾巴又能露出来,又能保全小小尤的半边屁屁。


搞定好这一切,林彦俊才终于腾出空来震惊。


“不是吧……”林彦俊23年来竖立的世界观被小小尤接二连三地打碎,变成小孩子就算了,现在还长出猫耳朵猫尾巴是要怎样,还是只橘猫!


小小尤瞪着圆乎乎的眼睛,安静地看林彦俊抓耳挠腮心急如焚,然后拍拍圆肚皮,“尤尤饿!要吃面面!”


林彦俊叹了口气,认命地把他抱起来。不管怎么样,还是先把怀里的宝贝疙瘩的肚子填饱再说吧。




众所周知,猫咪和尾巴是两种不同的生物。


林彦俊这边才刚喂饱小小尤后放他去玩具区玩,准备跟大家伙商量着小小尤这事儿该怎么办,转头小小尤就哭唧唧地一头撞进他怀里,指着自己的屁股上的尾巴道:“它,乱动!尤尤怕!”


林彦俊一边抚着小小尤的背安慰他,一边跟他讲:“这是你的尾巴,不要怕。”


“尾巴是什么……”


“tin宝的屁屁后面那条长长的——就是尾巴喔长靖!”Justin从沙发探出头说,“没事的。”


小小尤在林彦俊和Justin的安抚下没那么害怕了,他鼓起勇气捉住自己的尾巴仔细观察,半晌后忽然送进了自己的嘴,在众人猝不及防下用力一咬——哭得更大声了。



“喂……这个东西,”林彦俊接过Justin给的逗猫棒,“尤长靖真的感兴趣吗?”


“我们家tin宝可爱玩了好吧,”Justin拍拍胸脯,“你放一百个心好了。”


林彦俊充满不信任感地看了一眼Justin,将逗猫棒伸到沙发另一头的坐着的小小尤面前试探性地晃了晃,小小尤的目光立刻跟着逗猫棒移动,头上的两只小猫耳也立起来,明显对逗猫棒起了兴趣。


“还真的有用……”林彦俊将逗猫棒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了一点,小小尤立刻丢下手里的玩具,站起来想要抓住它。


林彦俊一点一点地拉近逗猫棒,小小尤也一直往他的方向走去,最后一把扑倒在林彦俊的怀里,伸出小胖手搂住林彦俊的脖子后就不肯撒手了,任凭林彦俊怎么晃逗猫棒都不为所动。


“橘橘~”


“干嘛?”


“尤尤好喜翻里啦~”


林彦俊朝他额头亲了一口,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







大家!!!我改昵称惹!!!

我是亓官!


我改名字了!因为原昵称带“嫌疑人”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疑(×)所以我改昵称了!


大家不要取关我啊TT


【长得俊】六英尺的触碰(6)·完结章

*双患者设定/相关设定及背景来自电影《五尺天涯》

*ooc不上升真人

*本章主要人物死亡

14

尤长靖的病情从早上开始不受控制地恶化起来。

连续地剧烈咳嗽让他呼吸困难,整张病床都随着尤长靖的咳嗽而晃动,他想伸手摁响床头的呼叫铃,但手却不听使唤,几次都没有碰到。他只好用尽力气爬起来,又努力了好几次才成功,几十秒后护士和医生便快速赶来。

尤长靖的咳嗽越发严重,开始有咳血现象,再又一次连续咳嗽后,尤长靖眼神逐渐涣散,最后失去了意识。

尤长靖被立刻抬进急救室,场面一片混乱。

林彦俊一夜都没有怎么睡,干脆直接起床,打算洗漱完后去看看尤长靖。当他走到隔离室,看到凌乱的床和正流着泪打电话的护士时,他知道,尤长靖出事了。

林彦俊一路狂奔到急救室,正亮着的红灯晃得他有些头晕目眩,他缓步走到座椅旁慢慢坐下,整个人都无法思考。

没过多久尤妈妈也来了,眼眶通红,应该是在来的路上哭过了。尤妈妈没有上前与林彦俊打招呼,在这样的情况下,谁都没有心情去和谁交谈,她坐在林彦俊对面的座椅,同样心急如焚地等待结果。

时间是如此的漫长,像一把锋利的刀刃,凌迟着每个等待的人。

林彦俊的脑海像走马灯般闪过所有有关于尤长靖的画面,大笑的尤长靖,难过的尤长靖,唱歌的尤长靖……当画面最后定格在隔着玻璃窗对他微笑的尤长靖时,他才突然感觉到那抹笑容下藏着的哀伤。

拜托,尤长靖,撑过来。






灯终于熄了。

医生打开门走出来,尤妈妈和林彦俊立刻走上前,两人紧紧拽着医生的衣袖,拽住了他们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医生!医生,长靖他怎么样了?”

“您的儿子过度咳血导致呼吸困难,后引起心脏衰竭,经抢救无效……确认死亡。”医生道:“很抱歉,但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
确认死亡四个字太过于残忍,尤妈妈支撑不住一下瘫倒在地,被护士扶住。

林彦俊如遭雷击。他踉跄着往墙上倒去,然后沿着墙慢慢滑下,闭上了眼。

医生往后退一步对他们鞠躬,“很遗憾。”

待所有人都离开后,林彦俊才坚持不住地痛哭起来。

这是最坏的结果,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,这才是最让他为之痛苦的事情,所有的事情都有变数,除了他们。






“俊俊。”

林彦俊来不及擦掉满脸的泪水,抬头看站在他面前的尤妈妈,“……阿姨。”

尤妈妈从包里掏出一本有些陈旧的日记本,有些不舍地抚摸几下后把它递给林彦俊,“这是长靖托我给你的。他说……如果这次他没有撑过来,就让我把这本日记本交给你。”

林彦俊颤抖着接下那本笔记本,忽然有些害怕去打开它。他怕一看到那些被尤长靖写下的字迹时,他会再一次尝到失去的痛苦。

“长靖至少很努力地活过,不是吗?”尤妈妈低下身子,轻轻擦去林彦俊脸上的泪水,“所以俊俊,你要连着长靖的份继续努力地活下去,好吗?这样很久以后再和他见面时,你就可以很骄傲地跟他说,‘我可是连着你的份活了很久呢’。”

“阿姨……”

尤妈妈眼眶通红,却没有流下眼泪,她朝林彦俊点点头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林彦俊看着手里的日记本,最终打开了它。

上面的愿望清单仍在,林彦俊一页一页地翻着,直到最后一页才停下。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,写着尤长靖的最后一个愿望。

“I Always love you until death.”

他实现了。






15

十二月二十八日   晴

亲爱的尤长靖:

How are you today?

你知道吗?在你离开后的第五个月,我等到了肺源。手术进行的很顺利,我终于可以摘下输氧管,不用再吃药,不用再面对死亡的威胁,可以自由地活多几年了。

有时候命运真的在捉弄人吧,我失去了你,却得到了一个新的肺。这样算不算阿姨说过的,连着你的份也一起活了?

现在十二月份了,我来到了爱尔兰,这边的天气超级冷,要是你来的话,一定冷到不愿意出来的。

今晚的星星很亮也很多,看得我有些眼花缭乱。如果你还在,一定会像小朋友一样牵着我的手,惊叹大自然的美丽。

说起来,我还没有牵过你的手欸,是温热的还是冰凉的我也不清楚,但我知道那一定是最适合让我牵的手。

总算是帮你实现了一项愿望,话说回来,你的愿望清单为什么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?说要吃垃圾食品吃到这辈子都不想吃为止、说要去世界各地逛到扁平足……喂……我怎么做得到啊,真是傻傻的。

但是垃圾食品我还是会帮你尝,世界我也会帮你走完的,别担心啊,傻瓜。

最后,I Always love you until death too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彦俊




林彦俊长呼一口气,盖上笔盖后连同日记本一起放进背包后背上,再看一眼头顶瑰丽的星空,离开了这片地方。







《六英尺的触碰》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隔一个半月左右,我终于在今天把这篇连载写完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写完连载,倾注心血算不上,能写完也实数不易。

我深知自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,所以写的文章很大部分要么是一篇完,要么是生活片段,很少很少会写连续性很强的连载(有几篇连载都在半弃坑状态),所以《六英尺的触碰》算是我的一个很大的进步!(鼓掌)

关于灵感,看《五尺天涯》的时候就哭得噫噫呜呜的,中间男女主角用桌球棍触碰彼此的剧情泪更是哗哗的流,然后脑洞就开了。

关于剧情,其实一开始构思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是BE了,但是一直不敢告诉大家来着orz

感谢大家能看完《六英尺的触碰》。

【长得俊】六英尺的触碰(5)

*双患者设定/相关设定及背景来自电影《五尺天涯》

*前文点击合集

*ooc不上升

*可以拥有评论吗




12

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。

林彦俊略带着急的声音传进尤长靖耳朵,“怎么那么迟才打电话?姐姐她有没有为难你?”

“我没事,我很好。”

林彦俊这才松下一口气,“没事就好。”

“……林彦俊,”尤长靖舔了一下嘴唇,“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想我们在感情上,其实有太多的事情欠考虑了,我们这样很可能会酿成大错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是——”尤长靖深吸一口气,“我们结束这段错误的感情吧,如果任由一时的冲动继续发展下去,我们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。”

“尤长靖,是不是姐姐对你说什么了?尤长靖,尤长靖!你回答我!尤——”

尤长靖挂断电话,然后把手机丢到桌上,看着林彦俊的几次来电从拨打中到自动挂断,最终没了动静。

电话里机械的女声又一次提醒林彦俊电话未接通,林彦俊烦闷地将手机摔到床上,穿上鞋跑到尤长靖的病房。

他敲了几下门,大声道:“尤长靖,我们出来谈谈,尤长靖。”

里面没有任何动静。

林彦俊没有放弃,他又敲了好几下道:“尤长靖,我会在门口等,等到你愿意跟我谈为止。”

里面仍然没有动静,林彦俊也不气馁,直接坐到门角等尤长靖。

尤长靖以为没有多久林彦俊就会放弃,可是过了半个小时门口的阴影依旧还在。

尤长靖此时有点恨自己的软心肠。

他走到门前,敲了两下门示意林彦俊,“离远点,我要开门了。”

林彦俊立马起身走到对面走廊边上,等尤长靖开门后,说:“为什么这么突然?”

“没什么突然的。”

“姐姐对你说了什么,对不对?”

尤长靖低下头回避林彦俊的目光,“不关姐姐的事,是我自己想通了。”

“就因为我们的病?”

“是,”尤长靖道:“我怕死,我更怕你会死。”他对上林彦俊藏满哀伤的眼睛,“我不能任由自己的自私将你害死。”

“尤长靖……我们总是要死的,比别人更快,更早地死去,那为什么不能及时的爱?别害怕爱……尤长靖,别退缩,求你了……”林彦俊伸出手,又在半途无力地放下。

“可我们连最简单的触碰都做不到,我们永远都要相隔六英尺,甚至会在不经意之间感染彼此,导致最坏的结局……你也愿意吗?”

林彦俊喉咙艰涩,说不出一句话。

“我不愿意,所以我选择退缩。”尤长靖往后退一步,伸手扶住房门。

过了半晌,林彦俊对他说了一句话,声音很轻,但他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尤长靖,我答应你。”

回应他的,是房门被合上的声音。



林彦俊和尤长靖依旧每天按时吃药,穿戴医疗背心,定期检查,不过再也没有见过对方。

只有公园的樱花开得更旺盛了,这是尤妈妈告诉尤长靖的。

好像一切都回到了正轨,可护士的内心却越发不安起来。

他们的眼睛失去了光彩,从他们的角度来看,他们在积极配合治疗,但却好像已经没有了那种求生的欲望,仅仅是在为了治疗而治疗。

是我做错了吗?护士想。

“彦俊,最近感觉如何?”护士推着药物车进来,将新的药物放到他的桌前。

“咳咳……咳……我感觉很好,谢谢姐姐。”穿着治疗背心的林彦俊咳了好几下,朝盆里吐下一口黏液。

护士又问了他几句,毫无例外都是得到了很好的回应,可林彦俊明显憔悴的神态及微陷的脸颊却在告诉她,林彦俊现在的状态明显比她想的还要糟糕。

护士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跟他坦白:“你不要怪长靖,是我让他离开你的。”

“您为什么……”

“长靖最怕他爱的人受伤,所以我跟他说,跟他说‘哪怕是为了彦俊’。”护士叹了口气继续道:“所以你该明白,你们的分开对于你们两个来说,是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在您看来是正确的选择,可对我来说,却是比死还要痛苦。”林彦俊紧紧捏住盆的边缘,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。

护士还欲说些什么,下一秒隔壁便传来传呼器的响声,她立刻循着声音冲出去,是尤长靖的病房传出来的。

病房内的尤长靖正在剧烈地咳嗽,呼吸急促,身体还时不时一阵抽搐。

“把氧气罩拿过来!”护士接过后来的护士给的氧气罩帮尤长靖带上,“长靖,长靖,深呼吸!深呼吸!”

尤长靖长大口呼吸,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地恢复正常。

林彦俊跑到尤长靖病房外,看到尤长靖与死亡边缘擦肩,他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紧,让他呼吸困难。他害怕自己身上的病菌会让尤长靖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,只能徒劳地站在门口。

尤长靖意识逐渐回来,当他看到站在门外的林彦俊时,眼泪突然流了下来。

这是他们分开半个月后第一次见面,尤长靖筑好的墙在见到林彦俊的那一刻早就崩塌,满目狼藉。

护士将还没来得及讲话的林彦俊赶回自己的病房,随后带尤长靖去做检查。



13

肺部感染,这并不是好结果。

尤长靖立刻被医生安排隔离,于是他被关进了未经允许,任何人都不许进入的隔离室。

尤长靖咳嗽频繁了很多,肺部的黏液也比平常多了两三倍,喉咙里恶心的感觉令他时不时地干呕,胃口尽失,直到晚上才勉强喝下半碗粥,还没消化完全又吐了出来,医生无法,只得给他吊瓶葡萄糖预防他晕过去。

尤长靖咳出一口黏液往盆里吐,察觉到有人在看他,他抬头望向那面巨大的透明玻璃窗,是林彦俊。

于是他走到玻璃窗面前,问林彦俊:“怎么来了。”

“来看你,”林彦俊的手抚上玻璃窗,“来看我的长靖。”

尤长靖也伸手抚上玻璃窗,隔着玻璃窗与林彦俊的手重合。

林彦俊笑着说:“这下我们的距离,就只剩几厘米了。”

“林彦俊,你知道我昨天在病房差点死掉的时候,我在想什么吗?”

“在想什么?”

“我想,如果我能撑过这次的话,我就去见你。”

“我听到你的心声,所以我主动来了。”

尤长靖也笑了,“那如果我能撑过这次的话,那我们就隔着玻璃窗亲吻怎么样?”

“我可以先兑现吗?有林彦俊加持的幸运之吻,一定没有事。”

“傻傻的。”尤长靖虽嘴上嫌弃,但还是主动吻了上去,林彦俊也吻到同一个地方,短暂地接触后两人分开,相望无言。

良久,林彦俊问:“尤长靖,你会死吗?”

尤长靖依旧笑着,却没有再说话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这章没有仔细修改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还请见谅

大概还有一章结局  最迟明后两天就能完结

最后——求评论!orz

【长得俊】六英尺的触碰(4)



*双患者设定/相关背景及设定来自电影《五尺天涯》


*前文点击主页


*游戏害人 我不该沉迷游戏 我来爆字数还债了(士下跪




8


尤长靖今晚罕见地失眠了,辗转反侧到半夜,纷乱的思绪仿若数不清的丝线,勒紧了他的太阳穴,让他无法入睡,脑袋里全是林彦俊流泪的画面,让他的心又再一次被揪紧。


林彦俊也许只需要一个真实的拥抱,可他偏偏无法给。


越想越难受,尤长靖干脆一摊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裹起来,直到天微亮才终于抵不过疲惫,合上眼堪堪睡去。





紧闭的房门被推开,光照进昏暗的房间,照到了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尤长靖,尤长靖被光线晃到,皱着眉头又把脸往枕头里埋进些许遮挡住眼前的光。


“尤长靖,你怎么还没起床?”林彦俊敲了两下门,“昨晚偷鸡了?”


尤长靖不想搭理他,翻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


林彦俊看着把自己裹成蚕状的尤长靖,觉得有些好笑,他又敲了两下门道:“阿姨来看你了,快点起床。”


尤长靖大脑被睡意缠绕尚未清醒,脱口而出“我不认识什么阿姨别打扰我睡觉”,话未说完就被打断。


“臭小子,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了啊?”


尤长靖立刻睁开眼,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,“妈!”


尤妈妈走进来,照着尤长靖的脸就是一顿搓,把尤长靖搓清醒了才担心道:“怎么睡那么晚,都该吃午饭了,是不是新药有副作用啊?”


尤长靖伸了个懒腰,“哎呀,能有什么副作用,我只是昨天晚上看电影看得有点晚。”


尤妈妈微微皱着眉头,内心还是有些担忧,但又怕影响到尤长靖的心情,就没再继续问下去,只想着待会等医生上班了再私下了解情况。


她又搓搓尤长靖的脸,让尤长靖赶紧去洗漱,“快点去刷牙洗脸,椰浆饭凉了不好吃了欸。”然后又从装着椰浆饭的袋子里拿出一盒,递给了站在门口的林彦俊。


林彦俊受宠若惊地接过,连说好几声“谢谢阿姨。”


长得好看的孩子谁都喜欢,更何况是又有礼貌长得又好看的孩子。尤妈妈自打一看到林彦俊就觉得这孩子真乖,在尤长靖洗漱的短短几分钟内,不但迅速摸清了林彦俊家庭情况,连俊俊都叫上了。


当尤长靖洗漱完出来,看到他亲爱的妈妈正满脸慈爱的看着坐在门旁的林彦俊吃饭时,心情有些略微复杂。


“俊俊吃那么少就饱啦?”看到林彦俊放下筷子,尤妈妈担心地问:“是不是治疗太辛苦,没有胃口?”


林彦俊摇摇头,“阿姨我真的吃饱了,一盒刚刚好的。”


“哎哟我们家长靖这一盒以前可不管饱,得吃两盒才行,看这脸圆乎乎的。”


正在认真吃饭的尤长靖无辜中枪,顾不得嘴里还没吞下的饭就开始给自己挽尊,“我脸哪里圆了!我有下巴尖的好吧!”说完还抬起下巴证明自己真的有下巴尖。


林彦俊看着他努力展现下巴尖的模样,没忍住哼笑出声,立刻遭到尤长靖快准狠的一记眼刀,无辜地扁扁嘴。


“好啦好啦,妈妈只是开玩笑的。”尤妈妈摸摸尤长靖的额头哄道,“医院附近的公园樱花开了,我刚刚来医院还去逛了一下,蛮漂亮的,可惜人流大,你们去的话就太危险了……”她叹了口气,“我还想摘几朵给你看看的。”


“妈 损坏花草树木不行的内。”


“妈妈当然知道,用你说。”尤妈妈看了眼手表,估摸着医生应该已经到诊室了,她拿起包对尤长靖道:“妈妈要走了,下次再来看你,要好好照顾自己,想妈妈了就打电话给妈妈,好吧?”等尤长靖乖乖点头后,又不舍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离开。


病房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尤长靖咀嚼午餐的声音。


半晌,林彦俊道:“樱花开了欸。”


“对啊,四月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,可惜医院没有种。”


“公园种了。”


“那么多人,我们去了很可能会原地挂掉喔。”


“……是哦。”林彦俊低下头,抿住的嘴唇泄露了他有些失望的心情。


尤长靖在内心叹了一大口气,心想怎么林彦俊总是能轻易地左右自己,自己本应该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才对。


“所以我们,”尤长靖合上饭盒,转头对林彦俊道:“等人少的时候再去吧?”


林彦俊闻言,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。


“晚上九点,十点这样?”


“那我们要做一些计划……这毕竟是不被允许的。”林彦俊脸上的表情明显雀跃了起来,他有些兴奋地想去拿桌上放着的纸和笔写计划,刚迈出一步便被赶来的护士喝住。


“保持六英尺,彦俊!”


林彦俊被突然的声音吓到,愣了一秒后立刻举起手往后退,站回到门口。


“姐姐别紧张……”


护士紧皱着眉头,严厉道:“我不反对你们交朋友,毕竟在医院里的确会很孤独…但现在,你们的距离在我看来出现了偏差,我得为了你们的小命负责。”


护士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会控制好你们的距离。”她看了一眼尤长靖,随即抓住林彦俊的手腕拉着他回到自己的病房。


林彦俊只来得及说出简短的“等我”,就被护士拉着离开尤长靖的病房。


只剩尤长靖一人,内心五味杂陈。



9


“为了不让姐姐起疑心,我觉得我们该分头行动,不如我先离开,过十分钟你再走,怎样?”


“可以啦。”尤长靖一颗一颗地吃着面前的药,听视频里的林彦俊吧啦吧啦该怎么才能躲过护士,并且顺利溜出医院去公园看樱花。


“哇,尤长靖,你会不会太敷衍了点?”


“哇!你这个计划会不会太棒了!OMG我都没想到欸!咳咳……”


“夸张到要死。”看到视频里瞪大眼睛,双手捂嘴做惊喜状的尤长靖,嘴上嫌弃,眼里又全是笑意。


尤长靖回了他一个假笑,“你想怎样?”


林彦俊做了个投降的动作,“现在都快九点半了,我们待会就去吧?最多半个小时我们就回来,应该不会出事的。”


“乱立flag真的好吗?”


“喂!”


“好啦好啦不会有事的,”尤长靖将剩下的几颗药一起吞下,“去看樱花之前你给我赶紧把药吃了,然后记得带上手套和口罩。”


“知道了。”





站在门口的林彦俊环顾四周,确定没有护士的身影后,朝同样站在门口的尤长靖眨眨眼,带上口罩快速走向大厅,接着从大门离开。


十分钟后尤长靖收到了林彦俊到达公园的信息,他走到桌上拿起口罩戴好就走出房间,转头却遇见了护士。


“大晚上的,你要去哪里?”


尤长靖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了一下,他缓慢转过身对护士道:“我……我去医院休息处看看书呢。”


“是吗?”护士看着尤长靖,“是自己一个人去吧?”


“对……对啊。”


“我刚刚去查寝,彦俊不在,你知道去哪了吗?”


尤长靖倒吸一口凉气,心道不好,“哈?他不在吗?喔,估计是去哪里瞎逛了吧,等下可能就回来了。那个没事的话我先走了!”尤长靖说完,也不等护士回答转身就走,没几步又被护士叫住。


他有些紧张地转过身,害怕护士发现了什么倪端,但护士只对他说了句“早点回来,别太晚了”。


他松下一口气,“我知道了!”





尤长靖看了眼手上的表,他已经迟了十分钟,林彦俊怕是有点等急了,他咬咬牙,迈开腿跑了起来。


尤长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奔跑过了,距离上一次这么用力地奔跑,是在得这种病以前。他的肺此时此刻很难受,可他仍然没有停下脚步,仅仅是为了能让林彦俊少等他几分钟。


我是疯了吧,尤长靖想,我真的疯了。


直到跑到公园前的一个拐角,尤长靖才停下来。他扶着墙,大口大口的喘气,连续剧烈咳嗽了好几次才慢慢缓了过来。


他抹掉额头上的汗,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林彦俊眼前,隔着六英尺对林彦俊笑嘻嘻道:“好像有点迟了欸。”


“你是在路上劫富济贫去了,还是顺便吃了宵夜才过来?”


“欸好凶哦,我刚出门就被护士姐姐抓到,差点就露馅了。”尤长靖瘪着嘴,可怜兮兮。


林彦俊听他这样讲,本来有一点点的气也立刻消了,招招手让尤长靖跟他一起进公园,“走啦,快点。”






10


才四月初,樱花却已经挂满枝头,石板上全是掉落的花瓣和花朵,有不少被踩得支离破碎。


尤长靖捡起一朵尚为完好的花骨朵,轻轻嗅了一下,淡淡的花香散发出来,缓和了他鼻腔内残留的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
而林彦俊拿着个手机到处拍得不亦乐乎,时不时地惊呼一声,然后笑着对尤长靖讲他刚刚看到的事物,看起来很开心,这是尤长靖第一次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
尤长靖看林彦俊跑山坡,时不时还蹦跶两下,等他离自己近些了,对他说:“你还是小孩子吗?还学人家跑山坡。”


林彦俊双手叉腰,有些气喘道:“这样不OK吗?”


“OKOK,我觉得你这样很纯真。”


于是林彦俊傻傻的笑了起来,露出深深的酒窝,他看了一眼满是繁星的夜空,又看向尤长靖,尤长靖正抬头在看星星。


林彦俊举起手里的手机对准尤长靖,拍下了一张照片。


尤长靖问林彦俊干嘛偷拍他丑照,是不是想到时候要挟他要好处。林彦俊抿着嘴笑,仗着尤长靖不能靠近他,又仔细端详好一会儿。


“不丑,很好看。”


“林彦俊的嘴,骗人的鬼。”


林彦俊笑得更开心了,他躺倒在草地上,看着星空跟尤长靖说:“欸尤长靖,我觉得我的愿望清单要再加一条了。”


“什么啊?”尤长靖也学林彦俊躺倒离他不远处的在草地上。


“和你去爱尔兰看星星。”林彦俊把头转向尤长靖,“牵着你的手,去看星星。”


尤长靖猛地看向林彦俊,与他目光相接的瞬间好像世间万物都黯然失色,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言说,即使无法言说,但一切却又尽在不言中。


“那我的愿望清单好像也要再加一条喔。”


“是什么?”


尤长靖眨眨眼,“秘密。”



11


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回医院,嘴角的笑意就没有止住过。


他们走到病房时,护士就站在那里等着他们,护士紧皱眉头,表情并不是那么和善。


尤长靖轻声叫林彦俊先离开,可林彦俊并没有动,无法,他只能用眼神哀求护士让林彦俊先回去。


护士叹了口气,对林彦俊道:“彦俊你先回去,我找长靖谈谈关于病情的事。”


林彦俊犹豫再三,还是进了病房,进门前对尤长靖示意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,待尤长靖点头后才进去。






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了。”护士坐到病床旁的椅子,问尤长靖。


尤长靖捂住脸故意不看护士,“没怎么啊。”


护士面色凝重,“你在面对其他跟你一样的患者时,从来都没有这样过。”


“……哪样。”


“你从来都会很好的把握好距离,而不是任由自己与彦俊那样……”护士把尤长靖捂住脸的手拉下,将他的脸露出来,“嘿……别告诉我……”


“什么啊……”


“你爱上他了。”


尤长靖想要说什么,可反驳的话却哽在喉咙里出不来,半晌才干巴巴地说出一句“没有的事”。


“你不该有这样的想法。”护士道:“我曾经放任过像你这样的两位患者在一起,可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奇迹。”


“……他们都死了,是吗?”


“对,最后他们都死了。”


护士摸摸尤长靖的额头道:“你和彦俊都是好孩子,如果是因为我的放纵导致你们出事,我真的会痛苦一辈子。”


“姐姐……”


“你可以保持好距离的,对吗?”


“我真的爱上他了。”


“可你们会因此而死。”


尤长靖咬紧嘴唇,没有说话。


“离开他,长靖。”护士道:“哪怕是为了彦俊。”


哪怕是为了林彦俊。